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南向通”9月24日上線 先開通現券交易
 

  中國人民銀行和香港金融管理局9月15日發佈聯合公告稱,香港與內地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南向合作(簡稱“南向通”)將於2021年9月24日上線。

  央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按照中央決策部署,適時開通“南向通”,有利於完善我國債券市場雙向開放的制度安排,進一步拓展了內地投資者在國際金融市場配置資産的空間;有利於鞏固香港聯接內地與世界市場的橋頭堡與樞紐地位,助力香港融入國家發展大局,維護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

  目前年度總額度

  為5000億元等值人民幣

  公告表示,“南向通”是指內地機構投資者通過內地與香港基礎服務機構連接,投資于香港債券市場的機制安排。央行有關負責人介紹,“南向通”的可投資範圍是在境外發行,並在香港市場交易流通的債券。起步階段,“南向通”先開通現券交易。

  同日公佈的《中國人民銀行關於開展內地與香港債券市場互聯互通南向合作的通知》明確,境內投資者可通過“南向通”參與境外債券的發行認購。內地與香港相關基礎服務機構應建立健全相關機制安排,做好銜接。境內投資者可使用人民幣或外匯參與“南向通”,相關資金只可用於債券投資。境內投資者不得通過“南向通”非法套匯。

  對於“南向通”如何管理跨境資金流動風險,央行有關負責人強調,“南向通”通過在交易、託管、結算、匯兌等各個環節的設計,實現資金閉環管理,並通過交易託管數據報告等方式,強化穿透式監管與監測。額度管理方面,根據《通知》,“南向通”跨境資金凈流出額上限不超過年度總額度和每日額度。目前,“南向通”年度總額度為5000億元等值人民幣,每日額度為200億元等值人民幣。央行根據跨境資金流動形勢,對“南向通”年度總額度和每日額度進行調整。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表示,“南向通”的額度設置在一定程度上體現出有關部門對跨境資金流動風險的考慮。通過設置年度總額度和每日額度,維護資金流動和人民幣匯率的穩定性。

  此外,同日發佈的《全國銀行間同業拆借中心債券通“南向通”交易規則》顯示,“南向通”交易服務日為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的交易日。交易服務時間為內地銀行間債券市場交易時間,具體為每個交易日北京時間上午9:00—12:00,下午13:30—20:00。

  41家銀行類金融機構可參與

  提及現階段參與“南向通”的機構,央行相關負責人表示,內地投資者暫定為央行2020年度公開市場業務一級交易商中的41家銀行類金融機構(不含非銀行類金融機構與農村金融機構)。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QDII)和人民幣合格境內機構投資者(RQDII)也可以通過“南向通”開展境外債券投資。交易對手方暫定為香港金管局指定的“南向通”做市商。

  此外,為“南向通”提供債券登記、存管、託管、交易、結算、清算等基礎性服務的機構包括兩地相關金融基礎設施和託管清算銀行。

  中銀理財相關負責人表示,以“南向通”上線為契機,積極推進全球投資佈局,深化金融産品創新、夯實海外市場投研能力。

  有銀行人士表示,正積極籌備投資交易,助力“南向通”穩起步開好局。中信銀行副行長謝志斌表示,作為“南向通”內地託管清算行和首批投資機構,中信銀行將全力以赴助推兩地市場高品質互聯互通,也將充分發揮信銀理財、信銀國際、信銀投資等境內及在港子公司優勢,為財富管理客戶提供更加多元化的跨境産品。

  推動金融高水準雙向開放

  業內人士認為,“南向通”推進了債市的雙向開放,也是擴大金融高水準雙向開放的重要舉措。

  香港金管局總裁余偉文表示,相信“南向通”將進一步推動內地金融市場雙向開放,促進香港債券市場蓬勃發展,從而鞏固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彭博有限合夥企業亞太區總裁李冰表示,“南向通”具有重要意義,將鞏固香港市場在債券融資方面的地位,為內地投資者提供境外市場多元化資産配置的機會。

  數據顯示,在2017年“北向通”開通前,境外投資者持有我國債券約為8500億元人民幣。截至目前,這一規模已經達到3.8萬億元人民幣,年均增速超過40%。其中,“北向通”的境外投資者持債規模約1.1萬億元人民幣,四年來累計成交量為12.3萬億元人民幣。全球前100大資産管理機構中,已有78家參與進來。

  央行有關負責人説,實踐證明,“北向通”運作平穩高效,已經成為境外機構入市的重要渠道,交易日趨活躍,兩地監管合作順暢,社會各方反響良好。特別是,“北向通”既注意採取多級託管等國際通行做法,切實便利境外機構“一點接入”,又充分考慮我國國情,以穿透式資訊收集等一系列安排,有效支援監管和風險防範。

  與“北向通”一樣,“南向通”也採用了國際通行的名義持有人制度安排。內地債券登記結算機構、託管清算銀行通過在香港開立名義持有人賬戶的方式,為內地投資者提供債券託管結算服務。

  明明表示,隨著“南向通”上線,跨境資本流動將更加呈現出雙向波動態勢。人民幣國際化需計價的國際化和儲備的國際化,債券市場開放對這兩者均有積極影響。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新華財經 2021-09-16)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