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景順中國謝徵儐:國際投資者認可人民幣資産,沒有受疫情或貿易摩擦而改變
 

  前景指引投資行為,未來是過去的現在。在對北美、亞太、歐洲和中東地區的200位資産所有者進行調查後,國際資管公司景順(Invesco)發佈《中國投資配置2021》調查報告顯示,86%的受訪者表示,已在過去的12個月上調或保持中國配置,64%預期將在未來12個月進一步增持,12%的受訪者表示預期會有所減持。

  其中,房地産(40%)、公司直接所有權(39%)和其他另類投資(38%)是調查受訪者計劃在未來12個月內增持的前三大資産類別。

  儘管科技監管引發行業波動,調查顯示,全球投資者對科技行業的配置保持不變。尤其是,國際投資人將中國市場已從新興市場中獨立出來。超過半數(54%)的調查受訪者正通過專門的投資組合直接投資于中國市場,40%則表示通過新興市場或亞洲的投資工具等更廣泛的投資持有中國資産。但市場透明度仍是全球投資者的重點考慮因素,特別是在ESG領域。

  “老實説本次調查結果不算太出乎意料,但我們比較欣慰的是,投資者對中國市場或人民幣資産的認可,沒有隨新冠疫情、中美貿易摩擦及近期政策性事件而産生大的改變。”景順中國A股投資總監、業務策略與發展主管謝徵儐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專訪時表示。

  做足功課,就會有機會

  《21世紀》:《中國投資配置2021》報告已經發佈。目前國際投資人對人民幣計價的大類資産看法有一定分歧,你對此有何看法,以人民幣計價的大類資産短期、中長期投資價值如何?

  謝徵儐:從中長期角度看,我們還是非常看好中國股票。投資者認為中國市場最大的吸引力在於提升投資效率,即增強整個投資組合的回報比。它表明人民幣資産在長期成長及風險分散層面有特定效率。所以將兼具成長潛力與分散風險的資産納入投資組合中,會提升整個組合的有效率,我認為人民幣資産的此種屬性沒有改變。短期內的市場波動更像是一個週期性現象。中國經濟正在由追求經濟增長轉為更加注重可持續成長及社會的均衡發展。

  經過近期大數據、反壟斷監管後,ESG發展會更快。數字經濟、碳中和等對整個經濟體系帶來影響的同時,也帶來很多投資機會。作為一個主動型投資者,我依舊十分看好中國市場的前景。

  風險的存在才使得投資者得以獲得超越的回報,一個完全沒有風險的情境同樣也是一個沒有投資機會的環境。投資者需要承擔一定的風險,以賺取一定的投資機會,獲得正向回報。這也是在為什麼過去數十年間的發展中,主動投資者在中國市場能更為有效獲取回報,只要做足功課,就會有機會。

  《21世紀》:你如何分析看待A股走勢,邏輯是什麼?

  謝徵儐:以宏觀視角分析,目前中國國內經濟面臨一定的下行壓力,內需層面表現低於預期。此外,最近還發生了一些房地産等其他層面的事件,相應的政策輔助或將在四季度會出臺,可能屆時會看到一些寬鬆跡象。

  儘管第三季度的經濟增長或會走緩,但四季度增長可以拉回邊緣,整體中國今年的經濟表現是不錯的。在與投資公司交流的過程中,我們發現他們對整個市場的預期也較為積極。這一波調整之後,市場風險與估值壓力得到一定的釋放,調整前後的差別加大,流動性相對寬裕,系統性風險的概率不大。從我們角度出發,了解政策非常重要,我們可能更會去關注一些受到宏觀政策扶持的板塊,多花些精力找尋表現更好的公司。

  相較而言,其他板塊處於修復階段,如一些科技股估值在過去幾個月有一定程度下降。但在整體經濟中,投資者仍舊認為數字型經濟公司是非常有發展前景的,雖然後者的盈利或許不似以往那麼高。我們自己在科技股層面同時也需要做些調整,看到與捕捉機會。

  《21世紀》:未來影響國際投資人對人民幣資産的主要因素是什麼。報告認為“中美貿易局勢”持續成為受訪者配置中國資産適度或重要的推動力,其背後原因是什麼?

  謝徵儐:2019年調查結果顯示近40%的受訪者稱中美貿易的持續對其整個中國配置造成負面影響,若情況繼續惡化,受訪者有可能將退出。然而,本次2021年的結果表明,中美貿易情況是一個適度的或重要的考慮因素,但並非屬於負面考量。中國與美國是全球兩個最大的經濟體,投資者無法二選一,即選擇一方,捨棄另一方。

  投資者同時也意識到,中美作為全球最大的兩個經濟體的格局不會改變。所以,與其去猜測中美貿易局勢的結果,投資者更偏向積極參與進來。

  更為重要的一點是,中國此前一直是國際投資者參與較少的一個市場,如今隨著資本市場的逐步開放,投資者在加大配置與參與的過程中認識到中國與其他市場的不同,監管層面的舉措也提升了投資者對人民幣資産的認可。這些情況下,不論中美貿易今後其實如何發展,投資者仍需在這兩個國家持續配置。

  碳中和的大方向下,如減碳控制不好會對經濟發展産生負面影響。它是我們未來會去關注的方向。房地産與中國經濟的相關性較大,對中國未來一兩年的發展會産生一些非常顯著的影響,但目前看更像是一種短期風險。當然中美之間依舊是投資者比較注意的議題,預期應該不會像之前那般激烈,有一些轉好的可能性跡象,但還是需要雙方磨合。

  規則在追趕,需要時間沉澱

  《21世紀》:受訪者對中國科技、金融服務和新經濟前景看好。對中國此類前景的看好與對歐美金融科技看好有無區別?

  謝徵儐:中國與美歐科技領域存有差別。中國較強的領域是在AI、大數據或5G。硬科技方面還處於追趕階段。

  各國科技平臺面臨的問題基本一樣,即隨著科技公司的迅速增長,監管機構會對前者的商業行為等方面給予更多關注。因此,針對科技公司的監管或規定並非是一套全新的東西,國內外監管的區別在於時間,國外需要更多的時間制定與落實一套規則,中國的一個特色是,能在很短時間內頒布一些規定。然而,從整體看,科技等一些領域的發展非常迅速,有時候超過了法規發展的速度,未達到能管理前者的程度。所以當下的一個現象是,監管規則在追趕科技行業。一旦有了透明度較高的遊戲規則,將能推動整個行業的可持續性發展。

  它是需要一些時間沉澱的。我們同時也關注相關公司如何重新適應新環境,如何在一個更有規則的遊戲環境下經營業務。未來的贏家是誰,誰也不知道。投資者還是比較注重和喜歡科技版塊,疊加金融市場對外開放的政策因素,國內數字型經濟的潛能還是比較大。

  《21世紀》:數據與標準問題是報告調查的受訪者對中國ESG投資的首要擔憂。若ESG資産標準與監管加強,長期與短期內將對投資帶來哪些改變?

  謝徵儐:在ESG的發展過程中,不同國家、市場與社會背景會有不同的偏好與注重點。如某些國家可能更注重“E”,有些會更注重“S”,跟政策與社會背景都相關。

  我覺得在過去數十年ESG的發展中,國內一直在摸索ESG標準,但可以説ESG標準還沒有達到一個更明確的範圍,但對ESG三部分定義已經有了一定的概念。但我們也確實意識到需要一定時間去磨合,國外投資者更可能會基於其自身角度或本國背景定義ESG,對中國情況缺乏了解,在這一方面,它需要有一個本土化過程,依據本國實際情況去延伸ESG標準。

  國內ESG標準問題尚處發展階段,投資者對ESG很重視,但同時他們從自身角度意識到國內數據的完整性,或者獲取數據的方式依舊為主要挑戰。數據來源可能是第一項挑戰。已經在國內扎地生根的投資者知道如何去獲取數據,並不認為數據是最重要的挑戰,其他投資者還需要慢慢摸索,慢慢了解。

  《21世紀》:對於企業來説,短期內內部消化ESG轉型成本會否對其盈利表現造成影響,投資者如何進行長短期的權衡?

  謝徵儐:ESG的發展需要時間。國內目前政府在積極推動,國外更多則是依靠公司自身去認識,二者處理方法不同。

  短期內對ESG的考量確實會反映到企業的盈利預測中,如碳中和下的環保考量。但若拉長時間週期,企業內部ESG的提升將會增強本身的競爭力。如某家公司在發展可迴圈設備,短期內因成本較高或對企業本身造成一些壓力,但長期看,隨著消費者逐漸接受,公司在整個行業的競爭力將得以提升。公司不應該只看到短期結果,而是要關注中長期層面。除此之外,在ESG風潮下,如果一家公司不做,其競爭者在做,前者便會被動落後。由此ESG轉型是必要的,中長期看會取得一個良好的均衡。

  獨立於新興市場

  《21世紀》:有觀點認為應將中國視為獨立於新興市場而進行單獨配置,包括股票和固定收益資産。此觀點背後有哪些考量?

  謝徵儐:我們發現,對中國市場進行較為獨立的配置趨勢愈發明顯。

  中國在新興市場的權重目前已超三分之一,A股或人民幣債券納入國際指數仍有待提高,隨著指數佔比的提高,中國在整個新興市場的權重將更高。在新興市場配置中,中國資産的表現很高,影響到了整個新興市場的回報,投資者因此選擇混合投資,將二者分開,整個投資思維也會更為清晰及容易。我認為中國作為新興市場的獨立配置地位是一個趨勢,就好似當年日本市場因資本市值遠超亞太區的其他國家或資本市場而被從劃分出來。國際投資者對中國資産呈增持態勢在我們預期內,在與投資者的交流中,我們預計未來增持趨勢還將加快步伐。

  《21世紀》:在你看來,中國的人口結構性變化目前是否已對資産配置和投資風向産生實質影響?

  謝徵儐:有的,已經産生了實質影響。如今的人口老齡化問題影響了投資者對醫藥行業長期看法,即需要醫療保健與醫療配套。醫療層面與此同時也不斷創新。此外,新冠疫情也體現出來醫療的策略性行業屬性,我們覺得在整個人口結構變化的大環境下,會帶動醫藥行業在未來10年的發展。

  (工行網站特約作者:胡天姣)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2021-10-14)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