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英國央行稱,加密資産已達金融危機前美國次級債規模兩倍,需緊急監管
 

  交易員靜待比特幣躍升6萬美元,國際清算銀行“央行數字貨幣將明顯提升支付速度”的研究結果顯現,巴塞爾銀行監管委員會正在就銀行資産負債表上的加密資産的資本處理進行諮詢。但銀行業機構則明確表示,目前銀行對加密資産的有限敞口,委員會的提議既不可取,也不可持續。

  當地時間10月13日,英國央行副行長Jon Cunliffe在SIBOS 年會(SWIFT International Banker’s Operation Seminar)會議中以“加密貨幣對英國金融系統穩定性的影響”為主旨講話稱,無擔保的加密資産(如比特幣)與有擔保的支付加密資産(穩定幣)已經開始連接到現存的金融系統,加密貨幣市場的規模是金融危機前夕美國次級債規模的兩倍,需緊急監管,否將構成威脅。

  數據顯示,加密貨幣資産目前價值為2.3萬億美元,較今年年初增長約200%。儘管在250萬億美元的全球金融體系中,這只是一小部分,但其規模約為2008年1.2萬億美元次級房地産債券市場的兩倍。“當金融體系中的某些東西增長非常快,不需要佔比很大,就有可能引發金融穩定問題,尤其是在基本上不受監管的領域,金融穩定主管部門必須警覺起來。”Jon Cunliffe補充。

  為強調加密資産潛在的價格調整的負面影響,Jon Cunliffe將其與21世紀初網際網路泡沫及2008年次貸危機相比。

  在本世紀初的網際網路泡沫破滅中,股市大幅回調,投資者損失逾5萬億美元,以科技股為主的納斯達克市值損失超75%。在崩盤前的幾個月,該指數的市值約為3.6萬億美元,在此之後的五年裏,該指數經歷了強勁的增長,平均每年增長42%。Jon Cunliffe認為,在這種情況下,投資者損失慘重,但沒有危及金融穩定性。

  但他指出,相比之下,2008年價值1.2萬億美元的次級抵押貸款支援證券市場(ABS)的崩潰引發了巨大的金融危機。在這種情況下,在一個相對較小的市場中,價格暴跌的連鎖效應被放大,並在缺乏彈性的金融體系中産生反響,造成巨大而持久的經濟損害。

  “主要價格調整是否被系統吸收取決於關鍵特徵的資産是如何整合到金融體系,尤其是互聯性和杠桿,”Jon Cunliffe説,“它還取決於系統在調整時的彈性——系統在壓力下的流動性,以及系統核心要素吸收損失的能力。”

  他認為,從金融穩定的角度來看,鋻於缺乏內在價值和隨之而來的價格波動、加密資産之間傳染的可能性、網路和操作漏洞,當然還有羊群行為的力量,這種崩盤肯定是一種合理的情景。“一個必要的思維實驗是,如果無擔保加密資産的價格大幅下跌——在極端情況下,如果價格跌至零,金融系統將會發生什麼。”

  “加密資産的價值極不穩定。如比特幣的價格走勢比標準普爾500指數的走勢要明顯12倍。因此,無擔保加密資産的主要用途是進行投機性投資。”Jon Cunliff再次提醒,可人們對無擔保加密資産的態度似乎正在轉變,在英國,越來越多的持有人將其視為主流投資的替代或補充。

  根據英國金融市場行為監管局(FCA)今年年中的一項調查,僅在英國,就有約230萬成年人持有加密貨幣資産,38%的加密用戶將其視為一場投機,該數值在2020年為47%。53%的加密用戶表示,目前為止,他們有積極的體驗,並可能購買更多(2020年為41%),而後悔購買加密貨幣的人也從15%降至11%。

  但相比之下,對加密貨幣的總體理解水準正在下降,只有71%的人從聲明列表中正確識別了加密貨幣的定義。

  “在金融領域,加密貨幣的標簽涵蓋了金融資産、市場和服務領域的眾多不同創新。”Jon Cunliffe指出,從金融穩定和監管的角度來看,重要的不是基礎技術,而是如何使用以及用於什麼目的。“換句話説,我們不應該規範技術,而應該規範技術所執行的活動。在此過程中,需要確保採取一致的方法應對風險,不管使用的技術是什麼。”

  然而,對於穩定幣等有擔保形式的加密貨幣,Jon Cunliffe同時表明,將“相同風險,相同監管”的原則應用到基於穩定幣和加密技術的系統支付系統會帶來一些挑戰。

  “事實上,將加密世界有效地納入監管範圍將有助於確保將該技術應用於金融的潛在巨大利益能夠以可持續的方式蓬勃發展。與此同時,監管需要小心不要反應過度,尤其是在面對陌生事物時。”他説,正如愛默生所言,若製作出一個更好的捕鼠器,世界將會向你敞開大門。“但它必須是一個真正更好的捕鼠器。”

  (工行網站特約作者:胡天姣)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2021-10-15)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