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IMF:全球債務2020年創226萬億美元紀錄,增長的規模與水準前所未有
 

  2021年對“各主要央行會否提前加息”的探討樂此不彼,2020年全球債務已升至226萬億美元。

  在對經濟發展做出最新預計後一天,當地時間10月13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最新一期《財政監測》(Fiscal Monitor)中表示,新冠疫情將在不平等、貧困和政府財政方面留下持久的印記。債務的水準和增長都是前所未有的,公共和私人債務的高水準和不斷增長與金融穩定和公共財政的風險有關。“債務累積導致政府總融資需求上升。許多低收入發展中國家可能需要進一步的國際援助,在某些情況下還需要債務重組。”

  IMF指出,隨新冠疫情蔓延,2020年全球債務增加了14%,達到創紀錄的226萬億美元,該數值包括公共和非金融私人部門的債務。後者將需要仔細監控,因為過度的私人債務最終可能轉化為更高的公共債務。

  目前,公共債務規模達到88萬億美元,接近GDP的100%。2021年和2022年,預計公共債務每年減少GDP的約1個百分點;此後應穩定在GDP的97%左右。隨著債務增長,各國需要根據自身的獨特國情(包括疫苗接種速度和經濟復蘇力度)校準財政政策。“儘管財政支援一直是恰當的,但它導致了融資總需求的增加,以及相關的脆弱性,政府債務可能會在未來多年保持在高位。”IMF稱。

  根據IMF數據,2020年,發達經濟體和中國對全球債務積累的貢獻率超過90%。其餘新興市場國家和低收入發展中國家僅佔7%左右。對較貧窮國家來説,融資方面的限制尤其嚴重。

  IMF再次重申全球加劇的不平等。不同收入群體之間和不同收入群體內部的國情差異很大,財政政策也是如此。在發達經濟體,財政政策仍然支援經濟活動和就業。但與此同時,財政政策針對點也在變化,中國已經開始轉向公共投資,以促進綠色和數字化轉型,美國的一些預算提案旨在減少不平等,並可能減少近三分之一的貧困。

  從全球來看,財政政策也十分重要。歐盟(“下一代歐盟復蘇計劃”)和美國(“美國就業計劃與美國家庭計劃”)宣佈的大規模計劃若全面實施,將在2021至2026年使全球GDP累計多增4.6萬億美元。

  相比之下,在新興市場和低收入發展中國家,增長受到疫苗供應不足的阻礙,政府正將支出轉向應對與流行病相關的優先事項。較高的利率和較低的政府收入使低收入發展中國家提供財政支援和償還債務的能力吃緊。

  “新興市場和低收入發展中國家面臨著更具挑戰性的前景,因為許多國家的大部分人口仍未接種新冠疫苗”,IMF稱,此外,預計危機將産生長期的負面影響,導致財政收入低於疫情前的趨勢值,低收入發展中國家尤為如此。這將使這些國家更難實現其發展議程。而儘管經濟形勢相比危機最嚴重時有所改善,IMF估計,與不暴發疫情的情景相比,2021年底陷入貧困的人口將多出6500至7500萬人。

  根據《財政監測》,風險主要來自新冠變種毒株和較低的疫苗接種率。龐大的債務和政府融資需求也是脆弱性的來源。隨著一些新興市場經濟體央行開始加息遏制通脹,借款成本已有所上升。此外,還存在發達經濟體利率突然上升的風險。這將使融資環境承壓,對債臺高築和金融部門脆弱的國家産生尤為不利的影響。

  IMF預計發達經濟體預計將恢復到新冠疫情前的增長軌道。中國和美國因其早期和強勁的復蘇而脫穎而出。相比之下,低收入發展中國家的增長預計將持續下降,低於疫情前的前景。“從可持續和包容性發展的觀點來看,增長放緩和收入不足是消除極端貧困的主要問題。”

  為此,IMF建議,各國當局應逐步退出支援措施,財政措施應旨在控制公共財政風險,同時維護價格穩定和金融穩定;重點推動經濟變革,構建更加智慧、更為綠色、更具韌性和包容性的經濟;逐步增加必要領域的稅收,提高支出效率,及提升財政政策公信力,以便在不損害公共信譽的前提下,為進一步提供短期支援創造空間。

  此外,由於暫緩償債倡議(DSSI,其允許符合條件的低收入國家暫緩償還官方部門債務)將於2021年底到期,IMF認為,各方應確保G20“債務處置共同框架”有效運轉以提供債務減免,以此幫助全世界最貧困和債務負擔最重的國家應對新冠危機的持續影響。

  當地時間10月12日,IMF最新一期《世界經濟展望報告》(World Economic Outlook)顯示,2021年全球經濟預計年增長率為5.9%,較7月份預測值下調0.1個百分點。而由於全球供應鏈關鍵環節出現中斷且中斷時間超過預期,很多經濟體通脹形勢嚴峻,致使經濟復蘇面臨的風險加劇,政策應對難度加大。

  (工行網站特約作者:胡天姣)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2021-10-15)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