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四季度或降準!專項債發行持續提速,流動性缺口隱現
 

  相關推薦:專項債注資中小行圖譜:2064億額度通過兩種方式注資20省份310家銀行
       專項債用途調整指引印發,四類情形可申請調整

 

  專項債發行正在持續加速。財政部政府債務研究與評估中心公佈的數據顯示,9月各地組織發行新增地方政府債券5716億元,其中一般債券485億元,專項債券5231億元。值得注意的是,9月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創出年內月度新高。

  對於下一步的發行節奏,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獨家報道,近期監管部門要求,各地剩餘新增專項債券額度需于11月底前發行完畢,不再為12月預留專項債額度。按照這一要求,10-11月專項債月均發行規模約6000億,高於9月。

  專項債發行提速會使財政存款流出銀行體系,同時考慮到2.45萬億MLF到期、10月恰為繳稅大月等因素,四季度流動性將出現一定缺口,呈現緊張的態勢,市場預計央行可能會降準,向市場投放長期流動性。

  為何不再預留額度?

  政府工作報告和預算報告顯示,今年新增一般債限額為8200億,新增專項債限額為36500億。

  Wind數據顯示,上半年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約一萬億(扣除中小銀行專項債,因該額度是上年結轉),完成全年額度的27.4%,遠低於去年同期的61%;新增一般債發行0.46萬億,完成全年額度的56%,和去年同期相當。換言之,今年專項債發行進度較慢。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了解到,其原因在於上半年穩增長壓力不大,因此提前批額度下得相對較晚,專項債也不必急於發行。此外,由於前兩年專項債大規模發行帶來資金閒置等問題,今年對專項債項目審核更加嚴格。

  但下半年以來,專項債發行已經提速,7月、8月發行規模分別為3403億、4884億,遠高於上半年月均發行規模(1800億)。9月則進一步提速,發行規模增至5231億。

  21世紀經濟報道此前獨家報道,近期監管部門要求,各地剩餘新增專項債券額度需于11月底前發行完畢,不再為12月預留專項債額度。中部某省財政系統人士稱,8月初要求在預留12月額度後剩餘新增專項債額度于9月一次性發行完畢。但最新要求是,原預留12月份發債的額度全部調整到11月下旬發行。

  財政部數據顯示,截至9月末新增專項債發行規模2.37萬億,扣除去年結轉的中小銀行專項債額度,實際利用今年額度發行的規模約2.2萬億。目前已下達的新增專項債額度為3.46萬億,意味著後續兩個月還有1.26萬億額度待發行,10月、11月月均發行規模約6000億。這一規模將高於9月發行規模。

  “本次專項債發行提速,意味著監管層對於四季度經濟下行壓力的擔憂有所上升。”國海證券首席宏觀債券分析師靳毅稱。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1-8月份全國固定資産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增長8.9%,相比1-7月回落1.4個百分點;8月消費同比增長2.5%,相比7月回落6個百分點。最新先行指標顯示,9月份製造業PMI指數降至49.6%,為2020年3月以來首次跌至榮枯線以下。

  中國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9月24日召開的2021年第三季度例會指出,當前全球疫情仍在持續演變,外部環境更趨嚴峻複雜,國內經濟恢復仍然不穩固、不均衡。這些措辭是7月份政治局會議的原文,但放在當前時點別有意味。對貨幣當局而言,外部環境最大的變化可能在於美聯儲即將開始縮減債券購買規模;內部則是經濟不穩固的狀況更加凸顯,下行壓力正在出現。

  靳毅表示,近期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來自內外兩方面的共同作用。內部看,受限産限電和大宗商品漲價的影響,下游中小企業面臨多重困難。四季度,隨著冬季供暖高峰的來臨,能耗雙控政策下部分省份的用電缺口可能進一步加大,並持續抑制企業生産。外部看,外需回落將導致出口增速下降。

  四季度或降準 

  專項債發行提速將對銀行間流動性帶來擾動。在金融市場,流動性一般指銀行體系流動性,其鬆緊程度和外匯佔款變動、央行貨幣政策操作、繳稅等相關。因為地方債八成以上為商業銀行購買、持有,近年來地方債的大量發行也對銀行流動性産生重大影響。

  靳毅表示,如果專項債發行提速,10月、11月政府債務凈融資單月或可達1萬億以上,由此帶來資金需求,但與12月財政資金投放形成錯位。疊加當前銀行間超儲率已經位於1%以下,專項債發行高峰將對資金面造成擾動。

  “無論從基本面下行的角度看,還是從流動性缺口的角度看,本次專項債發行提速,都會提升四季度央行降準的必要性。當然,不排除央行通過大額MLF與逆回購工具進行基礎貨幣投放的可能。”靳毅稱。

  Wind數據顯示,四季度將有2.45萬億MLF到期,其中10月15日(本週五)、11月16日、11月30日、12月15日到期規模分別為5000億、8000億、2000億、9500億。

  國盛證券首席固收分析師楊業偉認為,10月地方債凈融資預計在6000億左右,加上國債政府債券合計凈融資為8600億左右。而10月是傳統繳稅大月且有5000億MLF到期,這將使得10月的資金缺口大,預計為1.4萬億左右,僅低於今年1月,央行可能降準來應對資金需求。

   華創證券的一份研報稱,9月末超儲率仍處於相對低位,考慮到後續對衝MLF到期的需要,降準的必要性進一步提升,10月是較為合適的時間窗口。否則資金面矛盾可能進一步激化,逆轉二季度以來總體平穩的狀況,不利於“跨週期”調節和今明兩年的政策銜接。

  不過,在回答年“年內基礎貨幣的缺口仍然較大”的提問時,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9月在支援中小微企業發展工作有關情況的吹風會上表示:“我想可能並不存在很大的基礎貨幣缺口。”孫國峰還表示,對於財政收支、政府債券發行繳款等因素對流動性産生的階段性擾動,人民銀行有充足的工具予以平滑,完全可以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工行網站特約作者:楊志錦)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2021-10-12)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