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年內134隻債券違約金額超1200億,1413隻債券更換評級機構
 

  評級機構再遭重拳出擊。

  8月11日,人民銀行發佈公告稱,為進一步提升市場主體使用外部評級的自主性,推動信用評級行業市場化改革,決定試點取消非金融企業債務融資工具(下稱“債務融資工具”)發行環節信用評級的要求,並自發佈之日起實施。

  去年AAA評級的永煤債違約後,評級機構屢被“打臉”,聲譽降低。隨後市場對評級機構開展整頓工作,今年主體評級被調低的企業達到94家,涉及債券數量超過5000隻,是去年的兩倍還多,創下近年來新高,其中國企數量高達四成。

  今年仍有134隻債券違約

  人民銀行的此記重拳是繼今年3月銀行間市場交易商協會取消債務融資工具發行環節的債項評級強制披露要求,僅保留企業主體評級報告披露要求後, 對評級機構的又一次精準“打擊”。

  去年高評級的永煤債違約之後,對債市形成巨大的衝擊,除了價格下挫之外,發債量也出現大幅萎縮。今年以來,信用評級行業改革疾步快走,除了逐步取消銀行間市場和交易所市場債券發行的強制評級監管要求外,8月6日,多部委聯合發佈《關於促進債券市場信用評級行業健康發展的通知》(下稱《通知》),從提升評級品質和區分度、完善評級公司內部控制和評級獨立性、加強資訊披露、加大對違規行為懲戒力度等方面,強化信用評級行業要求。

  中國擁有全球第二大債券市場,債券評級虛高問題由來已久,要在短時間內改變並不容易。多數業內人士認為,主要是發行人付費模式導致評級公司在實際操作中面臨掣肘,出現評級不公的現象。此外評級機構“馬後炮”的情況屢見不鮮。去年11月10日,永煤債券實質違約,次日,中誠信國際才將永煤控股的評級由AAA下調至BB,並列入降級觀察名單,完全沒有起到事前預警的作用。

  國金證券研究報告指出,《通知》中首先提到“信用評級機構應當構建以違約率為核心的評級品質驗證機制,制定實施方案,逐步將高評級主體比例降低至合理範圍內,形成具有明確區分度的評級標準體系。”

  過去兩年我國信用債市場違約事件頻發,違約主體評級不斷提高,其中也不乏AAA級主體。中國社科院的研究報告顯示,2018至2020年,發行時主體評級為AAA級的債券違約金額由131.2億元增加至664.9億元,2020年的債券違約金額中有82%發生在AA+及以上的高等級發債主體中。

  今年違約的情況依然嚴重,根據同花順的統計,目前已經有48家主體,134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金額1242.93億元,評級在AA+以上的違約債券依然佔據主流。

  1413隻債券今年更換評級機構

  經歷了口誅筆伐之後,步入2021年,評級機構的態度大轉彎,信用債市場迎來“降級潮”。

  同花順統計,截至8月8日,主體評級被調低的企業達到94家,涉及債券超過5000隻,數量是去年的兩倍多,創下近年來新高。與之相對,主體評級被調高的企業僅28家。

  國信證券統計,和往年相比,今年的外部評級調整總體有三個特點:一是上調數量首次低於下調;二是外部評級下調數量處於歷年同期最高水準;三是外部評級上調的個數為2012年以來最少。

  “去年不少高評級的債券出現違約,特別是年末的永煤、華晨等高評級的債券違約,打破債市信仰,導致債市出現大幅調整,直至目前影響仍未全部消除。作為‘看門人’的評級機構在這一波違約潮中,備受詬病,在監管加強監督和懲罰力度的背景下, 評級機構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都必須加強調研,未來會有更多的債券主體評級被下調,現在可能只是開始。”華東一家基金公司的債券基金經理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對於評級下調潮給出上述評價。

  拉曼資産信評總監張磐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從根本上看,評級機構之間競爭激烈,收費過低、連續十多年未發生變化,進一步導致從業人員薪資明顯低於同類型其他機構,是此類事件出現的根本原因。在加強監管的同時,提高評級行業整體利潤率和收費,或能化解道德風險。

  競爭到底有多激烈,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了解,2020年以來,有超過1500家主體更換了評級機構。而2008年至2019年,這12年間累計更換評級機構的主體僅有422家,也就是説,去年更換評級機構的主體幾乎是過去12年的4倍。而今年這個數字或進一步上升,截至8月12日,已經有1413隻債券的評級機構出現更換。

  一家香港上市的藥企財務負責人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取消評級對於中大型企業來説影響不大,此前也有某大型科技企業發債從來都是“裸奔”,完全是無評級發債,從最後的結果來看,並沒有任何影響。但是對於小型企業來説,可能存在一定壓力,畢竟在一定程度上,評級也是一種背書。

  上述藥企財務負責人還補充道,取消強制評級總體來看利大於弊, 因為目前都是發行人付費,每次發行債券都需要支付費用,少則十幾萬多則幾十萬,甚至上百萬,有些債券還需要定期跟蹤評級,對於發債企業來説都是一筆不小的負擔。

  (工行網站特約作者:葉麥穗)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2021-08-13)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