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無視美元、美債收益率雙雙大漲,9月外資緣何逆勢增持885億人民幣債券
 

  面對9月美元指數與美債收益率雙雙大漲,外資對人民幣債券的配置熱情依然不減。

  近日,中央結算公司發佈的9月份債券託管量最新數據顯示,截至9月底,境外機構的人民幣債券託管面額達到34941.02億元,較8月份環比增加885.2億元,創下過去4個月以來的最大單月漲幅。

  在業內人士看來,9月外資大幅加倉人民幣債券,著實出乎市場意料之外。以往每當美元升值導致人民幣匯率回落、美債收益率上漲令中美利差縮窄的雙重壓力下,外資增持人民幣債券的步伐會相應放緩。

  一位國內大型銀行債券交易員向記者直言,9月外資之所以大幅加倉人民幣債券,一個重要因素是富時世界政府債券指數(WGBI)將在10月29日正式納入中國國債,令海外資本紛紛提前加倉人民幣國債套利。

  “尤其是海外央行與主權財富基金增持人民幣債券的熱情相當高漲。”一位國內大型私募基金固定收益投資部主管則向記者指出。儘管9月以來美聯儲即將縮減QE令美債收益率持續回升,但美國國債違約風波依然沒有得到妥善解決,令海外央行與主權財富基金穩步加倉人民幣債券以應對潛在的黑天鵝事件。

  數據顯示,在9月外資加倉的人民幣債券品種裏,高信用評級的中國國債與政策性金融債依然是他們加大配置的重點品種。當月海外資本增持中國國債與政策性金融債規模分別達到771.24億元與151.87億元。

  “事實上,隨著近期全球能源價格持續大漲導致通脹壓力上升,越來越多全球資管機構需加大高收益高信用評級債券配置以實現實際正回報,而中國國債在同等信用評級國債裏的收益率最高,無疑將成為他們博取實際正回報的重要選擇。”這位國內大型私募基金固定收益投資部主管強調説。

  WGBI指數納入效應引海外資本提前加倉

  今年3月底,富時羅素表示,從10月29日開始,富時世界政府債券指數(WGBI)將正式納入中國國債,並將在未來36個月內完成,完成後佔指數權重5.25%。

  在業內人士看來,這是驅動海外資本在9月大舉加倉中國國債的重要因素之一。

  “每逢中國國債被納入全球重要債券指數前夕,都會掀起一輪海外資本加倉中國國債浪潮。”上述國有大型銀行債券交易員向記者分析説。究其原因,這些海外資本希望提前佈局,借著海外資本跟隨全球重要債券指數加倉中國國債(引發中國國債價格上漲)之際,獲取可觀的價差回報。

  一位歐洲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向記者解釋説,事實上,海外資本之所以提前佈局買入中國國債,未必是衝著價差獲利等交易性機會而來。究其原因,多數海外資本對中國國債的配置策略,是以持有到期為主。因此,其持倉成本高低,很大程度會影響其持有到期策略的實際回報。若他們能趕在其他海外資本跟隨全球債券指數配置中國國債前,以更低成本持有中國國債,無疑能賺取比其他同行更高的持有到期策略回報。

  渣打銀行中國宏觀策略主管劉潔此前指出,在中國國債被納入WGBI指數後的一年內,中國國債將獲得1300億-1560億美元的全球被動資金流入。

  記者多方了解到,當前不少海外資管機構持有的中國國債頭寸,已大幅高於WGBI指數規定的中國國債權重佔比。究其原因,當前中國10年期國債約2.9%的平均收益率,遠遠超過WGBI整體債券的平均收益率(0.58%)。通過超配中國國債,這些海外資管機構可以有效抵禦當前通脹上升壓力,令全球債券投資組合實現預期的實際正回報。

  “對不少海外央行與主權財富基金而言,中國國債較高的投資安全性,還可以應對美國國債違約風波所帶來的潛在黑天鵝事件,確保整個債券投資組合延續較低的波動性。”這位歐洲資管機構亞太區首席代表指出。

  美債收益率、美元大漲負面衝擊被“高估”

  在業內人士看來,中國國債即將納入WGBI指數所引發的海外機構提前加倉潮,很大程度抵消了9月美元指數與美債收益率雙雙上漲所造成的負面衝擊。

  畢竟,9月加倉中國國債的主要海外資本,是跟隨WGBI指數被動投資中國國債的全球ETF等資管機構,他們的投資策略不受美元與美債收益率雙雙上漲影響。

  多位全球資管機構人士對此指出,事實上,9月美元與美債收益率雙雙上漲對海外資本加倉人民幣債券的負面影響,未必很大。

  “我們內部估算,在9月加倉人民幣債券的海外資本(885.2億元人民幣)裏,約650億元是跟隨WGBI指數被動投資的資金,剩餘資本則是主動配置加倉人民幣債券。”一位華爾街宏觀經濟型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指出。究其原因,儘管9月美聯儲欲縮減QE令美債收益率與美元指數雙雙上漲,但人民幣債券仍有三大優勢吸引全球投資機構,一是中國國債與美國國債的相關性較低,令美國國債違約風波對中國國債價格異動的衝擊較低,令中國國債呈現較高的安全墊效應;二是中國國債的收益率相對較高,在全球通脹壓力持續升溫之際具有更高的資産配置吸引力;三是中國國債因納入WGBI指數將持續獲得資金青睞,可以有效緩解價格劇烈波動風險。

  值得注意的是,隨著全球通脹壓力升溫,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配置人民幣債券的目光,正瞄準同等信用評級但收益率更高的政策性金融債,進而增加債券投資組合回報率以跑贏通脹。

  “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注意到,面對9月美債收益率與美元指數雙雙上漲,人民幣匯率跌幅與中美利差縮減幅度相比其他新興市場國家更低,表明人民幣資産具有更強的抗跌性,某種程度也在驅動海外資本持續增加人民幣債券配置。”他指出。

  (工行網站特約作者:陳植)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2021-10-14)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