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全球資本看漲人民幣,出口企業忙於加碼外匯套保規避結匯損失
 

  隨著中美關係趨於緩和,全球資本看漲人民幣匯率熱情驟然高漲。

  10月8日,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4604,較前一個交易日上調250個基點,創下7月30日以來的最大單日漲幅。

  截至10月8日17時,境內在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徘徊在6.4483附近,境外離岸市場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則觸及6.4520。

  “這無形間抵消了9月外匯儲備環比下降的負面衝擊。”一位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此前1天,外匯管理局發佈最新數據顯示,截至2021年9月末,中國外匯儲備規模為32006億美元,較8月末下降315億美元。

  他直言,目前中國外匯儲備下滑對人民幣匯率未必會構成較大下跌壓力。究其原因,一是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認為中國外匯儲備波動主要是受美元匯率與資産估值調整影響,不代表美聯儲縮減QE正觸發中國資本流出,二是當前金融市場更關注中美關係趨緩,以及美國兩黨達成短期調高債務規模上限協議是否引發資本從美債等避險資産流出,助力人民幣匯率擴大漲勢。

  一位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受8日中間價大幅調高影響,早盤不少對衝基金紛紛買漲人民幣,若不是美元小幅反彈令量化投資機構反向操作,在岸人民幣匯率可能會上漲突破6.44整數關口。

  記者多方了解到,中美關係趨緩令人民幣匯率再添上漲動能,同樣影響企業的外匯套保策略。

  一位江浙地區家電出口企業財務總監向記者透露,8日他們與銀行簽訂了新的外匯套保協議,將美元遠期結匯套保比重從原先的60%增加至75%,以減少人民幣匯率趨於升值所帶來的結匯損失。

  一位股份制銀行江浙地區金融市場部負責人表示,隨著越來越多企業預測中美關係趨緩將驅動人民幣重獲漲勢,8日他們的外匯風險逆轉組合期權産品銷量頗佳,此前不少企業押注美聯儲即將縮減QE會令美元升值人民幣貶值,導致人民幣遠期結匯套保佔比偏低,如今面臨較大的匯兌損失風險。

  他直言,趁著企業外匯套保需求增加,銀行正加大向企業灌輸風險中性原則與增強外匯套期保值的重要性,尤其是未來外部環境變化將令人民幣匯率繼續呈現寬幅雙向波動的情況下,任何押注匯率單邊漲跌的行為都會遭遇更高的風險

  外儲下滑對人民幣衝擊“式微”

  在多位業內人士看來,當前中國外匯儲備出現一定幅度環比回落,對人民幣匯率下跌衝擊力明顯不如以往。

  “此前,很多海外資本一看到中國外匯儲備出現一定幅度環比回落,就會紛紛押注人民幣匯率下跌套利,如今他們基本對此無動於衷。”上述華爾街對衝基金經理向記者直言。究其原因,是越來越多海外投資機構注意到,中國外匯儲備規模下跌主要是受到美元匯率與資産估值調整影響,無法與資本跨境流出劃上等號。

  外匯管理局副局長王春英錶示,9月中國外匯市場運作平穩,外匯交易理性有序。國際金融市場上,受新冠肺炎疫情進展、主要國家貨幣政策預期等因素影響,美元指數上漲,主要國家金融資産價格總體下跌。外匯儲備以美元為計價貨幣,非美元貨幣折算成美元後金額減少,與資産價格變化等因素共同作用,導致當月外匯儲備規模下降。

  上述香港銀行外匯交易員指出,當前人民幣匯率波動,主要受到美元走勢與中美關係緩和大環境的影響。尤其是節假日中美高層會晤釋放積極信號,令海外投資機構看漲人民幣匯率熱情驟然高漲。

  “受中間價大漲250個基點影響,不少海外對衝基金在8日早盤起紛紛買漲人民幣。因為他們發現近期人民幣匯率收盤價基本會高出中間價約200個基點,紛紛押注在岸人民幣匯率將一舉上漲突破6.44整數關口。”他分析説。但是,美元指數突然逆勢小幅反彈,顯然打亂他們的算盤。隨著量化投資機構鋻於美元指數反彈而逢高沽空人民幣,令在岸人民幣匯率基本在6.45附近波動。

  道明證券策略分析師Gennadiy Goldberg認為,當前全球投資機構正密切關注美債違約風波得到短期緩解,是否會觸發大量資本從美債等避險資産撤離,進而導致美債收益率走高與中美利差繼續收窄,令人民幣匯率漲勢受限。

  數據顯示,隨著8日淩晨10年期美債收益率觸及過去4個月以來最高值1.58%,中美利差(10年期中美國債收益率之差)相應回落至133個基點,或導致不少全球投資機構不敢大舉推高人民幣匯率。

  “事實上,多數全球大型投資機構仍預計人民幣將在6.4-6.5之間寬幅雙向波動,因此他們更願押注未來一段時間人民幣波動性加大獲利,而不是豪賭人民幣單向大幅上漲。”他直言。

  出口企業防範“結匯虧損”

  面對中美關係緩和令人民幣再添上漲動能,不少外貿企業紛紛加大外匯套保操作力度。

  “在美聯儲即將縮減QE的影響下,此前我們放緩對美元貨款的遠期結匯套保操作,現在企業高層擔心若人民幣匯率再掀一波漲勢,四季度企業資金結匯操作將遭遇數百萬元的損失。”上述江浙地區家電出口企業財務總監向記者透露,8日他所在的企業與銀行簽訂了新的外匯套保操作協議,將遠期結匯套保比重調高了15個百分點,至75%。

  一位股份制銀行對公業務部負責人告訴記者,近年企業外匯套保操作呈現某種有趣現象,即只要中美關係趨於緩和,出口企業的遠期結匯套保操作力度隨之增加,尤其是外匯風險逆轉組合的需求驟然變得相當旺盛。比如在美聯儲即將縮減QE的情況下,此前不少出口企業將遠期結匯套保執行價格區間鎖定在6.5-6.6之間,如今鋻於中美關係趨緩,他們認為年底前人民幣匯率將在6.4-6.5之間波動,因而通過買入外匯風險逆轉組合,將遠期結匯套保執行價格“調整”至上述區間。

  “鋻於匯率波動的影響因素眾多且難以預判,我們內部不主張企業通過調整外匯套保組合執行價格去賭匯率,更傾向他們通過外匯套保工具進行鎖匯,不再擔憂匯率波動風險。”他坦言。目前他所在的銀行積極向出口企業推介人民幣外匯掉期産品,替代企業基於賭匯率的遠期結匯套保操作。

  人民幣外匯掉期産品的一旦好處,是允許外貿企業按約定匯率將外匯資金結匯兌換成人民幣用於生産經營,一旦外匯掉期産品到期,出口企業可以用相同匯率將人民幣換成外匯用於海外採購,如此結售匯價格一致,企業就無需擔心匯率波動風險。

  “不少外貿企業也意識到這類産品對規避匯率波動風險的優勢,目前他們改用這類外匯套保工具的最大挑戰,是企業內部希望外匯套保不但能規避匯率風險,還能創造利潤,令他們只能繼續將部分外匯頭寸賭匯率漲跌獲利。”這位股份制銀行對公業務部負責人指出。

  (工行網站特約作者:陳植)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2021-10-09)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