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完善監管框架 增強貨幣政策操作透明度
 

  多位業內人士在5月22日至23日舉辦的2021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表示,要強化“雙支柱”調控框架的協調配合,增強貨幣政策操作的規則性和透明度。針對房地産金融等特定領域的潛在風險,應及時採取宏觀審慎措施,防範系統性風險。同時,需警惕發達國家貨幣政策轉向可能對我國金融體系産生短期的衝擊。

  統籌好宏觀政策和監管政策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李波表示,我國貨幣政策和宏觀審慎政策“雙支柱”調控框架仍處於起步階段,當前面臨一些挑戰和問題,需進一步研究和探索。

  對於下一步政策建議,李波認為,要強化“雙支柱”調控框架的協調配合,繼續推動貨幣政策調控框架從數量型調控為主向價格型調控為主轉變,增強貨幣政策操作的規則性和透明度。同時,在宏觀審慎政策方面,充分發揮宏觀審慎政策結構性靶向調控的作用。針對房地産金融、跨境資本流動、債券市場等特定領域的潛在風險,及時採取宏觀審慎措施,防範系統性風險。

  李波建議,進一步完善金融監管框架。在未來金融監管體制改革中,進一步統籌好宏觀政策和監管政策。同時,強化審慎監管和行為監管,落實功能監管和目標監管的要求,構建符合我國現代金融業發展特點、統籌協調有力有效的現代金融監管框架,可考慮將監管部門的審慎監管職能和行為監管職能進一步明晰和分設。

  此外,李波認為,應進一步健全宏觀審慎政策框架。研究更加明確可量化的宏觀審慎政策目標,包括最終目標和中間目標,明晰頂層架構和權責劃分,明晰宏觀審慎政策的治理架構。同時,推動形成科學有效的宏觀審慎政策傳導機制,提高宏觀審慎政策執行效率和有效性。建立全覆蓋的金融風險監測預警體系,重點加強對加杠桿行為、債務及金融週期的監測,有針對性地創設政策工具,做好重點領域的宏觀審慎管理,逐步將主要的、重要的、有系統性影響的金融活動,金融機構、金融市場和金融基礎設施納入宏觀審慎管理。

  低利率環境使金融風險隱性化

  當前全球超低利率和負利率情況可能給我國帶來哪些影響?中國銀保監會副主席肖遠企認為,需進一步研究低利率將如何改變金融機構經營與盈利模式的問題。全球超低利率乃至負利率的情況已經出現很多年,涉及的國家越來越多。這種現象背後的成因、其中蘊含的規律或趨勢,以及未來對金融機構的影響等問題非常值得探究。

  “長期低利率環境會造成金融風險隱性化和長期化。”肖遠企分析,從央行角度看,負利率弱化了貨幣政策傳導效果。從財政角度看,超低利率或將引發政府債務過度擴張,加劇財政懸崖與主權債務風險。從企業角度看,債務高企值得警惕。從金融市場看,則容易助長資産泡沫和投機炒作。

  此外,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院長張曉慧提示,需警惕發達國家貨幣政策轉向對我國金融體系産生短期的衝擊。在國內經濟整體向好但邊際動能有所弱化,復蘇還不穩固、不平衡的背景下,需要密切關注全球資産價格通脹的變化以及可能隨之而來的金融過度杠桿和金融不穩定,做好不同通脹情形下的應對準備,尤其是要妥善管理預期,警惕結構性通脹上升導致部分領域投資過熱。

  綠色信貸等迎發展契機

  在綠色金融方面,國家外匯管理局副局長陸磊表示,2020年以來,金融部門通過金融資源配置、風險管理和碳價格發現,逐步完善綠色金融標準體系、監管和資訊披露要求、政策激勵、産品和市場體系、國際合作等綠色金融體系五大支柱建設。據國家發改委價格監測中心等部門預計,中國碳領域投資規模估算約70萬億元至140萬億元,發展前景廣闊。

  肖遠企表示,應對氣候變化將大幅拓展金融生産最大可能性邊界。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指出,在2050年實現零排放,全球每年需要投資1.6萬億美元至3.8萬億美元。對金融行業是一個巨大藍海,未來綠色信貸、綠色保險、綠色債券、碳交易市場都將迎來巨大發展契機。另外,氣候變化也會倒逼能源結構、産業結構調整,催生資訊生物、新材料、新能源等新興産業,帶來更多新的增長點。

  “氣候變化對金融風險的影響認識也在逐步深入。”肖遠企表示,保險特殊的運作機理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可以發揮獨特的、無可替代的作用。與其他金融機構不同,保險的作用是直接對衝風險,是一種對風險重新分配的仲介,可以實現風險分散,而且保險資金的長期性結構能夠更好地匹配綠色發展所需要的長期融資需求。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摘自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2021-05-24)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