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數字人民幣試點“多地開花” 建議未來發展需多方合作警惕風險
 

  自2019年底數字人民幣相繼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等地啟動試點測試後,截至目前,我國數字人民幣試點已經實現“多地開花”,其中包括北京、上海、蘇州、深圳、西安等城市近日也先後宣佈,開展新一輪數字人民幣試點。與多地區試點相似的是,數字人民幣應用場景也在不斷豐富,截至目前,已覆蓋包括生活繳費、餐飲服務、交通出行等日常線上、線下小額支付領域,且隨著接入商業銀行、應用程式等工作的不斷推進,數字人民幣在優化我國數字經濟生態的同時,也積極促進了我國數字經濟規模擴張與品質提升。

  數字人民幣試點“多地開花” 應用場景多樣化

  自2019年底數字人民幣相繼在深圳、蘇州、雄安新區、成都等地啟動試點測試後,截至目前,我國數字人民幣試點已經實現“多地開花”。隨著包括北京、上海、蘇州、深圳、西安等城市近日也先後宣佈,開展新一輪數字人民幣試點,當前我國數字人民幣試點已經形成“10+1”的格局。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所長助理曲強告訴記者,可以看出,目前試點主要解決的就是跨區域聯動,包括區域聯動以及企業聯動,解決數字貨幣跨區域使用的問題以及用數字貨幣促進消費的問題。因此,數字貨幣跨區域聯動是對其運作機制的進一步試點,未來全國將會有更多的地區進行跨區域支付聯動,以便了解數字貨幣在跨區域使用中存在的問題。

  從數字人民幣已實現落地場景上來看,數字人民幣錢包基本以APP形式出現,同時還支援離線支付,例如使用數字人民幣可視卡“硬錢包”進行支付為一種脫離手機的離線支付方式。值得注意的是,數字人民幣在滿足當下年輕人使用習慣的同時,也考慮到不願意或者使用手機困難的人設計人群,設計“可視卡”,即底層技術是晶片加NFC(近場支付)技術,方便相關人群使用。與此同時,通過目前試點工作可以看出,目前數字人民幣主要還是集中在生活繳費、餐飲服務、交通出行、購物消費、政務服務等日常小額支付領域,使用形式也主要以支付支援條碼支付、刷臉支付和碰一碰等形式為主。

  從試點機構來看,除了傳統的工、農、中、建、交、郵儲六家國有大行外,數字人民幣子錢包近日再度擴容,從最新更新的數字人民幣App中可以看到,可添加的運營機構也進一步擴容,其中網商銀行已呈現可用狀態,還有包括支付寶、B站、美團、滴滴、順豐等10余個電商平臺的入口也都已接入使用。對此,接受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表示,網商銀行接入數字貨幣,或意味著數字貨幣錢包與網際網路支付平臺打通了主流支付介面,在數字貨幣的後續試點中,或有機會拓展至理財投資等方面。央行副行長李波此前也曾表示,未來中國將繼續做好試點工作,擴大試點範圍,打造數字化人民幣生態系統,提升系統安全性和可靠性,並制定相應法律和監管體系。

  由於現階段數字人民幣主要為小額零售支付場景,較符合數字貨幣是作為M0(紙鈔和硬幣)的定位,上述業內人士表示,儘管數字人民幣研發的初心是服務於本國經濟的發展,但隨著技術和應用場景的不斷推進,未來必將會提高人民幣跨境清算的便利度,助力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提高對資金流動的監管能力。不過對於數字人民幣多大程度上可以助力人民幣國際化,中國金融學會會長、清華大學五道口金融學院名譽院長周小川認為,不要太高估技術方面的因素,更多的是體制和政策上的因素,還有未來改革開放選擇的問題。不過周小川認為,在國際使用方面,數字人民幣會率先嘗試對跨境的零售使用,包括旅行者商務訪問之間的使用,以及現在比較時興的零售網購等。

  數字人民幣是我國數字經濟發展的助推器

  近幾年,數字人民幣進行了技術檢測和不斷推廣,適應了數字中國建設不斷深化和擴展的趨勢,尤其隨著近期阿裏、京東等多家商業巨頭也宣佈將參與數字人民幣試點,數字人民幣的應用場景逐漸覆蓋了生活繳費、餐飲服務、交通出行、購物消費、政務服務等多個領域,也逐步從零售業到服務實體經濟等領域逐漸擴大。

  在中央財經大學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看來,推進數字人民幣的研發是我國適應數字經濟時代的重要金融變革舉措。黃震告訴記者,數字人民幣從研發、內測到試點,運用的技術越來越多,也越來越成熟。從最初的網路資訊技術到如今的區塊鏈概念相關技術,數字人民幣的誕生和應用可以説是一次網際網路資訊技術的大檢測,對於數字中國基礎設施的升級換代將起到積極的推動作用。尤其在“十四五”規劃和2035年遠景目標綱要中,“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單獨成篇,可以看出國家對數字中國建設的高度重視。隨著數字人民幣試點城市不斷擴容和應用場景日益增多,數字人民幣正成為數字中國建設的助推器和加速器,黃震説。

  考慮到數字貨幣將在未來全球數字經濟中居於核心的地位,中國網際網路金融協會區塊鏈工作組組長、中國銀行原行長李禮輝告訴記者,“我們有必要研究發行由中國主導的全球性數字貨幣可行性路徑和實施方案。”李禮輝認為,虛擬貨幣的經濟性缺陷在於,其缺乏足夠的實體資産支撐和信用背書,價格不穩定,投機性太重。而能夠成氣侯的數字貨幣必須是可信任的,法定數字貨幣因為法定地位和國家主權背書而可信任,其他的任何機構的數字貨幣要做到可信任,必須具備一些品質。因此,在我國積極推動數字經濟發展的當下,我國數字人民幣的發展不僅可以優化數字經濟生態,還是進一步我國促進數字經濟規模擴張與品質提升的關鍵抓手。

  黃震告訴記者,在數字人民幣試點的過渡時期,既要讓人民享受數字化帶來的數字紅利,也要避免出現老年人線上下場景使用中産生不便的數字鴻溝問題,解決噬老化和離線支付等問題,不斷迭代優化數字人民幣的用戶體驗和實際效能,通過深度融入經濟社會生活的各個應用場景,進一步推動整個金融基礎設施和金融體系的數字化轉型,為數字中國建設發揮更加廣泛的作用,成為我國實現綠色金融、普惠金融的工具。在當前全球央行數字貨幣競相發展之際,黃震建議,我國應主動與全球各國保持溝通和聯繫,掌握前沿科技,構建和完善基於數字人民幣的新型數字化跨境支付體系,提升數字人民幣國際化發展水準。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已聯合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國中央銀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中央銀行發起多邊央行數字貨幣橋研究項目,旨在探索央行數字貨幣在跨境支付中的應用。

  警惕數字人民幣發展風險 未來發展需多方合作

  隨著數字人民幣腳步漸進,市場上對數字人民幣利弊的討論也在不斷升溫,央行數字貨幣具有傳統貨幣無法比擬的優勢,但其所承擔的風險也不容忽視。中鈔長城金融設備控股有限公司戰略發展部副主任司曉玲告訴記者,數字人民幣的一大風險就是法定數字貨幣在現有支付體系的功能定位尚在測試探索中。

  司曉玲表示,支付體系是完成支付活動、實現資金轉移的一系列法規制度安排和相關基礎設施的有機組合,是動態調整與逐步完善的過程。考慮到央行研發的數字貨幣目標定位替代部分M0,其本質是對原有支付體系的補充。但從用戶端使用視角看,當前以現金、銀行卡、第三方支付已基本滿足居民的日常支付需求,如果要搭建適應數字化支付進程的新系統,其價值體現不應在用戶端,要更多體現央行和商業銀行的後台端。而目前央行將數字人民幣定義為零售支付系統的一個基本選項,它的價值在於避免第三方支付可能出現的壟斷,同時也增加現有支付系統的韌性,因此與當前的零售支付系統存在著潛在的合作與競爭關係,但目前尚沒有明晰的功能定位,數字貨幣支付系統對現有支付體系的影響仍難以評估。

  另一個值得關注問題是數字貨幣的系統、網路及安全風險。考慮到數字人民幣的實時性要求央行掌握較高的技術資源,系統技術故障、網路攻擊和密碼技術缺陷不僅會威脅個人資訊安全,也會衝擊金融體系穩定,曲強認為,網際網路時代資訊技術的可靠性及個人資訊的安全始終是核心問題,而密碼技術作為數字人民幣的核心技術和基礎支撐,是維護數字人民幣的重要保障。同時,中心化管理也是保障數字人民幣安全的有利後盾,央行對數字人民幣進行中心化管理,可以保證數字人民幣的幣值穩定和安全性,維護金融穩定。

  對於央行應該為數字人民幣的推出做哪些準備,接受記者採訪的業內人士普遍表示,建議通過完善數字人民幣基礎設施、提升系統的安全性和可靠性、建立相關的法律和監管框架等手段,推動數字人民幣生態建設。央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穆長春此前多次強調,數字人民幣的發行流通,從來不是人民銀行一家的事,也不是某一個機構憑一己之力能夠完成的事,需要全社會的共同努力”所以需要地方政府、商業銀行和相關機構共同發力,推動數字人民幣生態建設。對於業內廣泛討論的數字人民幣何時推出問題,考慮到現階段數字人民幣所面臨的各方面的挑戰,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副院長張曉燕告訴記者,目前,數字人民幣還有一段較長的路要走。值得注意的是,監管也曾多次強調,數字人民幣正式推出尚無時間表。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中國金融資訊網 2021-06-03)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