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廣發基金王予柯:左側佈局優化配置 提升“固收+”風險收益比
 

  王予柯,上海財經大學金融學碩士,14年從業經歷,10年固收多策略投資管理經驗,其中有6年公募基金管理經驗。現任廣發基金混合資産投資部基金經理,管理廣發安宏回報、廣發穩裕、廣發招泰等産品。

  今年以來,A股市場震蕩加劇,定位於波動相對較小、追求穩健收益的“固收+”策略基金獲得了穩健型投資者的青睞。據Wind統計,截至8月20日,今年以來共有472隻“固收+”基金成立(不同份額分開計算),總募資規模達到3929億元,遠超去年全年的發行規模。去年全年,“固收+”基金成立總數為219隻,發行總份額約3745億。

  從投資角度看,“固收+”策略的執行並不容易。一方面,産品中涉及多資産、多策略;另一方面,産品的目標客戶是中低風險偏好的投資者,他們既不願承擔較大的凈值波動,又希望能獲得超過銀行理財産品的收益。基於此,如何選擇細分資産,如何有效控制回撤,如何將不同的策略進行融合,是對基金經理的綜合考驗。

  王予柯擁有14年從業經歷,超10年固收多策略管理經驗,在股票、債券、衍生品等多類資産均積累了豐富的投研經驗。截至7月31日,王予柯管理超2年的廣發安宏回報和廣發穩裕混合的任職回報分別為49%、19.09%,任職年化回報分別為7.43%、8.75%。其中,廣發安宏回報在2016年至2020年的5個完整年度均獲得正收益。

  據悉,9月1日至9月14日,擬由王予柯管理的新産品——廣發穩睿六個月持有期混合型基金(A類:012943,C類:012944)將在廣發銀行、廣發基金直銷等渠道發行。該産品是混合型基金,股票資産佔基金資産的比例為0%-30%,其中投資于港股通標的股票不超過股票資産的50%。

  兩大投資框架配合 追求絕對收益

  我採用兩大投研框架管理“固收+”組合:配置框架確定大類資産的配比,交易框架把握大級別的拐點交易性機會。

  問:作為較早聚焦“固收+”策略的投資人,您如何看待這類産品?

  王予柯:“固收+”,也就是固收多策略的産品。這類追求穩健回報的産品,主要採用的是絕對收益的考核機制,即對每一年的收益和最大回撤都有明確的要求。在此基礎之上,相對收益也佔有一定比重的考量,希望在連續兩三年獲得較好的累積收益。

  我管理的偏債混合産品,風格偏向於追求絕對收益,這一點跟我的從業經歷有關。2007年畢業後,我進入基金行業,從事債券研究、交易工作,風險偏好比較低。2011年到2015年,我管理的是追求穩健回報的企業年金、債券專戶等偏絕對收益性質的産品。

  這些早年的從業經歷,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我在公募基金産品的投資風格。雖然説公募基金大多屬於相對收益産品,但我在理念上是以絕對收益為目標。總體而言,“固收+”産品比較適合風險承受力相對較低、或者風險偏好比較低的機構及個人投資者,屬於波動較小、中長期收益還不錯的産品,可以作為銀行理財替代的一種選擇。

  問:您説“固收+”是固收多策略産品,它的主要收益來源是什麼?

  王予柯:採用固收多策略的基金大多是偏債混合産品,以純債資産為底倉,希望以股票和可轉債等提升收益彈性。綜合來看,這類産品的收益主要來自股票、債券以及打新。如果其中一類資産收益降低了,它可能會從另外一類資産上獲取一定補償,互為彌補,同時降低波動。

  從過去的經驗來看,每年收益的主要來源都不太一樣。比如在2018年年初的時候,市場出現明顯的股債切換跡象,因此,當年組合的收益可能大部分都來自於債券。

  2019年以來,組合的主要收益來源於股票。一方面,科創板推出後,參與新股申購,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增厚組合的收益;另一方面,連續兩年多核心資産的上漲,也給組合持倉帶來明顯的超額收益。最近這兩年,債券基本處於震蕩市,其主要貢獻的是票息的收益。股債資産的不同表現,也體現出了互相彌補的特性。

  問:您管理“固收+”産品時,是如何根據市場來確定資産配置方案?

  王予柯:我採用兩大投研框架管理“固收+”組合:一類是配置框架,確定長期適合的中樞倉位配比;一類是交易框架,把握大級別的拐點交易性機會。

  一方面,我通過配置框架確定大類配比,多策略平滑組合波動。具體而言,就是針對組合風險收益要求,確定長期適合的中樞倉位配比;在運作過程中,定期根據市場變化調整配比。同時,在各大類資産中尋找優質的核心資産,獲取企業內含價值提升的收益。

  另一方面,我會關注宏觀環境和機構交易行為背離的時刻,根據交易框架,及時把握大級別的拐點交易性機會。同時,我也有意識規避短期事件和主題投資,注意組合回撤控制。

  問:您如何根據市場變化來做資産配置,可以舉一兩個例子介紹?

  王予柯:2018年,金融去杠桿,經濟基本面出現下行壓力,市場情緒比較低迷。基於多重因素,我們分析股票市場可能是熊市,那一年,我管理的保本産品各個季度都保持股票零倉位。同時,我們在年初增配了債券,基本是買在債券收益率比較高、價格比較低的位置上。

  2019年以來,股票市場在經濟基本面、流動性等方面都出現了積極變化,這只産品也由保本基金轉型為混合型基金,當年三季度,我在組合中提升了股票倉位,較好地把握住了近兩年的股票行情。

  偏向左側佈局 追求高性價比的收益

  在執行多資産配置策略時,我比較看重夏普比率與風險收益比,偏向於左側佈局,努力去獲得性價比更高的收益。

  問:您任職時間最長的偏債混合,連續5年獲得年度正收益,是如何做到的?

  王予柯:我們作為“固收+”的基金經理,很多時候都是在管理風險預算。“固收+”的風險預算都是有限的,或者説是持有人能夠接受的風險、能夠承受的階段性損失是有限的,如果你在一個階段就把風險預算用完了,你在後面會變得很被動、很保守,即使機會來了也不敢把風險預算調高。所以,做好風險預算,平衡好風險和收益,能讓人保持從容的心態。

  我的做法就是保持謹慎,早做準備,努力不讓極值發生。比如,我不會為了爭短期的業績領先,集中去配置最熱門、漲得最好的賽道,我會適當選擇幾個板塊均衡配置,長期來看賺企業盈利增長的錢。又比如,公司有回撤預警機制,在達到那個預警機制之前,我就會提前操作,不會等到觸發止損機制時,才被動去應對。

  問:市場波動是常態,您是採用哪些方式來管理組合波動?

  王予柯:一般而言,我會從四大維度來控制組合的整體波動。

  第一,我會根據組合風險預算和回撤要求確定權益中樞倉位。同時,基於市場環境的預判進行靈活調整;第二,充分利用不同細分資産之間的負相關性,均衡配置不同的資産、行業,通過分散持倉力爭降低波動;第三,當市場面臨系統性風險時,通過降低權益資産的持倉來控制組合波動,嚴守交易紀律;第四,擇機採用國債期貨等金融衍生品對系統性風險進行對衝。

  除了前面提到的投資策略,公司也有嚴格的風控管理機制,幫助基金經理管好組合波動。例如,當組合凈值出現回撤時,有不同級別的回撤預警。當然,我在事前就會進行風險預算,根據事前的前瞻判斷、最大回撤的要求,再倒推彈性倉位的合適配比。

  問:最近兩年,新成立了很多“固收+”産品。對比來看,您有什麼特色嗎?

  王予柯:第一,我追求組合風險收益的高性價比,看重夏普比率與風險收益比,偏向於左側佈局。同時,我會持續觀察各類資産的機會,對組合中的資産配置比例進行動態優化。

  第二,我比較注重組合波動的控制,盡可能把風險控制在可承受的範圍內,給投資者帶來更加穩健的投資體驗。

  第三,我過往管理的基金覆蓋了貨幣基金以外的大部分固收品類,因此,對純債、轉債、股票、衍生品等細分策略比較熟悉。這也為我在管理組合波動、追求絕對回報時,累積了比較充足的策略儲備。

  經濟基本面反覆 關注結構性機會

  後疫情時代,經濟復蘇受供給的約束影響比較大,短期內體現出經濟基本面弱化的特徵。債券票息策略可能優於久期策略,股票資産結構性行情有望延續。

  問:對於目前的資産配置機會,您怎麼看?

  王予柯:要分析不同資産的配置機會,需要結合經濟基本面自上而下來看。現在疫情還沒有完全過去,在後疫情時代,這一輪經濟復蘇跟過去十年需求約束下的復蘇有很大不同,主要是供給的約束影響比較大,短期內體現出經濟基本面弱化的特徵。由於供給不足,物價或者PPI傾向於上漲,這樣的環境有利於企業盈利。如果政策放開供給的約束以及政策有一些托底,經濟更加容易向上進行修復。

  另外,政策開始出現向穩增長切換的跡象,從7月初的全面降準以及7月30日國家有關部門會議紀要可以看得到,穩增長的傾向比較明顯,這一點跟2018年有很大不同,這次政策的前置非常快,一方面是原因不同,另一方面是政策有提前量,預計經濟未來會處於圓弧頂緩慢回落的走勢。不過,如果看長一些,供給受限的環境中,通脹會維持在比較高的位置,壓縮貨幣政策進一步寬鬆的空間。

  問:當前的經濟環境,如何影響資産價值?您會採取什麼樣的配置策略?

  王予柯:經濟增速緩慢下滑的格局,有利於債券資産,但是前期市場已經交易了一波經濟基本面弱化以及降息降準的預期。在當前這個位置上,票息策略優於久期策略,我們傾向於久期維持在中短位置,關注優質高息資産。

  股票資産方面,由於基本面弱化預期,導致市場資金追逐一些成長性行業,導致部分資産出現高估值、高預期的現象,需要注意回撤風險。部分經濟高敏感度行業或者週期行業,受基本面弱化的影響有所調整,這一塊偏左側,存在一定的預期差和投資機會。

  總體看,股票資産結構性行情有望延續。考慮到市場波動加大,風格上往價值方向偏轉,採用適度分散和均衡配置的策略,可能更好一些。在行業方面,我會重點關注三條主線,分別是受到政策扶持的新興行業、再通脹和國外復蘇出口受益行業。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摘自中國證券報•中證網 2021-08-30)
【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