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可以輸入30
您所在的位置:
誰來喚醒3萬億養老保險資金
 

  在廣東委託社保基金理事會進行養老金投資的成功經驗基礎上,養老金委託投資試點有望進一步推進。新設投資運營機構統一投資管理也一度被納入計劃當中。如何將這筆沉睡的資金喚醒,在穩健投資的基礎上盡可能獲得理想收益,制度安排亟待明確。

  在養老金改革過程中,如何將池中的存量資金盤活並推進保值增值的方式多樣化,成為各方關注的焦點。目前,國內養老金的保值增值,社保基金、企業年金是最主要的投資主體,二者數年來取得的收益也被認為可圈可點。機構人士認為,未來企業年金需配置更加多元化的投資品種,尤其要增加預期收益相對較高的投資品種。

  企業年金收益波動較大

  養老金投資的兩部分數據,正在牽動基金、保險行業關注養老金保值增值的神經。人社部發佈的2007年到2013年全國企業年金基金業務數據顯示,企業年金的投資收益率表現出較大的波動性,加權年收益率分別為41%、-1.83%、7.78%、3.41%、-0.78%、5.68%、3.67%。機構人士認為,一方面,《關於企業年金職業年金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的效應顯現出現滯後期;另一方面,企業年金需要配置更加多元化的投資品種,尤其需要增加預期收益相對較高的投資品種,如可考慮增加一級市場對新股的投資比例。

  現階段,企業年金在資産保值增值等方面的需求已經逐步顯現,而將投資適度多元化以分散投資風險的嘗試也已開始。2013年3月,人社部出臺了《關於擴大企業年金基金投資範圍的通知》,將保本型銀行理財産品、信託産品、特定資産管理計劃及基礎設施債權計劃等投資品種納入年金投資範圍,開啟了企業年金另類投資的大門。而更多深層次的制度設計也在推進當中。

  中國社科院世界社會保障中心主任鄭秉文日前在中國證券投資基金協會年會上表示,未來中國基本養老保險基金投資模式不外乎四種模式:一是借用省級社保機構,作為委託人委託給金融機構;二是在省級成立一個法人治理結構,由其委託給金融機構;三是模倣廣東將千億資金委託給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四是建立一個新的投資機構進行操作。

  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投資部主任詹余引20日表示,投資目標對養老金機構最重要的是支付,長期投資是養老金機構區別其他機構的最重要的特點,投資不僅必須考慮這一代的收益,還要考慮下一代的收益。在投資者對象和投資者選擇上面,要優先投資那些具有可持續價值的機構。

  社保基金投資經驗“可複製”

  社保基金理事會是養老金保值增值方面的另一路徑。2012年,經國務院批准,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受廣東省政府委託,將投資運營廣東省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結存資金1000億元,委託投資期限暫定兩年,新增資金被較多地配置到了固定收益類産品中。2014年委託到期後,累計投資收益接近百億元。

  社保基金的投資收益率一直較為穩定。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網站公佈的數據顯示,2013年,社保基金投資收益696億元,收益率達到6.29%,高於同期通貨膨脹率3.69個百分點。而從以往的戰績來看,2011年至2013年,社保基金會管理的基金規模從8377億元增加到11943億元,其中,全國社會保障基金權益從7811億元增加到9925億元, 受託管理的其他基金權益從566億元增加到2018億元。

  目前,社保基金的投資範圍涵蓋了包括境內實業投資的股權投資、信託産品、産業投資基金以及境外投資等多個領域,受託管理天津等9個試點省市企業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個人賬戶基金。投資範圍已從建立初期主要投資銀行存款和國債,逐步擴展到股票投資、債券投資和私募股權投資3大類,基本涵蓋了養老金通常可投産品。投資領域也從單純的境內投資發展到境內、境外兩個領域的投資。

  中國證券報記者從廣東方面人士處獲悉,上述1000億元資金在其與廣東方面委託投資協議生效的兩年期間,投資收益率超出雙方協議約定的收益率水準,也跑贏了CPI。有鋻於此,廣東省正在與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商議延續委託投資的相關事項。而其他地方養老金委託投資試點有望參考廣東的經驗進一步推進。

  而養老金投資的另一方面改革還有待推進。此前也有建議在“廣東模式”外,建立中央一級新設投資運營機構統一投資管理,但後續並無實質舉動。

  “沉睡”資金有待“喚醒”

  近日,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副理事長王忠民表示,目前社會保障基金在養老一項上有12000億元的基金規模,相對於全國養老基金的積累制和未來需求來説杯水車薪。此外,養老保險資金結余累計規模超過3萬億元,如果把其中可投資部分配置到基金化管理和投資,改變現在只在銀行和國債領域當中的狀態,將帶來市場資金流和基金化投資上的巨大變化。

  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部副部長胡曉義此前表示,養老保險資金結余因受投資渠道的限制,收益情況並不理想,人社部一直在研究投資運營的問題,養老保險的頂層設計正在進行,其中投資運營、保值增值也是頂層設計當中重要部分,但是要和整個養老保險制度改革和完善相聯繫。他表示,與投資運營關係密切的個人賬戶制度完善、基礎養老金全國統籌政策等問題,都正在研究當中。

  業內人士認為,上述3萬億累計結余目前尚未被充分利用,有必要將這筆“沉睡”資金“喚醒”,嘗試審慎適度的保值增值方式。

  工銀瑞信基金公司總經理郭特華認為,企業年金近幾年的投資範圍有限,遇到股票和債權齊跌的時候,則回天乏術,未來的投資範圍有待進一步擴展,如增加海外投資,以分享其他國家的收益,減少波動性。

  鄭秉文認為,面對潛在的風險,養老保險制度一定要引入市場因素,養老基金管理公司的存在是必須的。而如果投資生態環境不好,渠道再寬、資金再多,也無法盤活市場,抗風險能力較弱的養老金,更需要優良的投資環境。

  全國社保基金理事會理事長謝旭人表示,2014年將繼續發揮固定收益産品對穩定基金收益的基礎性作用,增強境內股票委託投資的主動性和靈活性,積極優選實業投資項目,爭取拓寬投資範圍,增加結構性基金投資,並加強境外投資管理,優化投資結構。

  分析人士指出,在養老金投資方面,不論是企業年金還是社保基金,都應當嚴守謹慎投資的態度。如在另類投資成為保值增值選項之際,也需認識到其中PE、風投、並購等背後的高風險。而已經相對成熟的基礎設施債權計劃和信託計劃,也依然存在信用風險,在選擇的時候需要經過非常嚴格的前期論證,在“穩健”的大前提下獲取合理收益。

  注:本資訊僅代表專家個人觀點僅供參考,據此投資風險自負。

(摘自中國保險報 2015-07-10)
關閉窗口